独坐春风里


风儿一吹,春天就有了声音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蛰伏了许久的小山,伸了个懒腰,在和风细雨的滋润下一点点朗润起来。不复往日干干巴巴的模样,一身盎然春色显得生机勃勃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山脚有小径,蜿蜒没入山林深处。说是小径,不过是宽一些的田垄罢了。只是,这里的田早就荒了多年,无人耕种。这里本没有路,饶是走的人不多,还是硬生生踏出一条小径来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地,无人耕种,却是给小草开辟了舞台。一尖一尖的草、一丛一丛的草、一簇一簇的草,纷纷赶趟儿似的从泥土的缝隙里冒出头来。嫩嫩的绿,亮亮的绿,明明白白的绿,春的气息就这样直截了当地与你撞了个满怀,硬生生逼走了你心头积压一冬的沉闷,单单是心情畅快是不足够的,它非要你飞扬不可。于是,漫漫一片绿意中,你心情飞扬起来了,就像天空浮动的风筝一样,明明是和煦的春风,却有股力量不住地拖着你的心往上,往上,再往上……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此时的山林,植物繁茂,无不争先恐后地抽枝、发芽,蓬勃、有力量。那些憋着劲儿蛮横生长的树多是新树,像是急吼吼的初生牛犊,总想与万物斗春。有些年头的老树则不然,它们有自己的节奏,不疾不徐,气定神闲地抖一抖身子,缓缓呼吸,缓缓生长。它们知道,春天还长着呢!春光就在这里,急什么呢?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一路行至山顶,极目眺望,一波一波的绿,层层叠叠,似浪,悠悠然往天边去了。看得久了,那波绿似乎又在往回返了,竟是徐徐然往我这儿来的架势。我就这样站在山顶,看着春天在那儿来来回回,忙个不停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原想出门寻一抹绿,不曾想与春色撞了个满怀。于是,我乐得独坐春风里,看那春光喧闹枝头,听那春水流过小桥……(陆 锋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